<ol id="nxxtv"><meter id="nxxtv"><delect id="nxxtv"></delect></meter></ol>
    <listing id="nxxtv"><address id="nxxtv"></address></listing>

      <strike id="nxxtv"></strike>

      <delect id="nxxtv"><menuitem id="nxxtv"></menuitem></delect>

        <video id="nxxtv"></video>

        <delect id="nxxtv"></delect>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專題報道

          中國去產能運動陷入困局:都漲價了還要去嗎?

          2012/5/23 14:48:17??????點擊:

          中國去產能運動陷入困局:都漲價了還要去嗎?

                 中國轟轟烈烈的去產能運動似乎陷入了困局。

            鋼鐵業的減產計劃遭遇滑鐵盧,尤其是重點省份的鋼鐵產量不減反增。

            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9月14日透露,全國今年去除4500萬噸鋼鐵產能的進度,截止到7月底,只達到了47%。部際聯席會議督查組赴各省區市實地督查發現,各地去產能速度明顯加快。與此同時,仍有一些省份進展緩慢,個別省去產能進度嚴重滯后。

            此外,數據顯示,8月受鋼鐵價格上升的影響,全國粗鋼產量為6857萬噸,同比增長3%。8月鋼材日均產量為315.8萬噸,同比增長3%,比7月增長2%。

            不出大的意外,可能前三季度粗鋼產量會維持正增長。全年鋼鐵產量也會同比增加,這與去產能的整體目標相違背。

            而今年以來,中國鋼鐵與煤炭行業的情況卻截然不同。

            煤炭業減產取得一定成績,還無意間拉抬了價格、提振了進口,而“有成績”的結果則是中央發話允許恢復產能。

            鋼鐵“去產能”成空話,廠商借債復產

            根據統計局周二發布的數據,今年8月中國鋼鐵產業延續了近期的旺盛生產勢頭,產量連續第六個月上升并達到6857萬噸。這樣,今年前八個月的鋼鐵總產量達到5.363億噸,較上年同期僅下降了0.1%。今年全年中國鋼鐵產量可能會連續第三年超過8億噸。中國鋼鐵產量占全球的大約一半。

            鋼鐵價格的強勢是支撐產量的重要原因。

            鋼鐵價格在今年第一季即出現上漲,上海指標9月螺紋鋼期貨在今年4月21日較去年底上漲58%,觸及每噸2670元人民幣的年內高位。此后鋼鐵價格一路回調,但截至周三,仍較2015年底高出逾30%。

            鋼鐵價格上漲帶動中國煉鋼廠增加產出,尤其是3月以來,6月每日產量創下紀錄高位。8月產出依然強勁??梢钥闯?,即使價格開始放緩,鋼廠也沒有縮減產量,而可能的理由是它們仍是有利可圖的。

            上海興證期貨分析師李文婧表示,鋼廠以當前價格來算每噸可獲利約300至400元人民幣,為2014年11月以來最高。

            以河北省為例,鋼廠一邊復產一邊拆爐子的情況,幾乎遍及全省。據中泰證券等機構根據剛剛公布的河北省去產能總體目標進行計算,今年8-11月,河北要去除的1647萬噸煉鐵產能中,正在生產的產能有1180萬噸,而且盈利狀況不錯。

            1至7月,河北民營鋼企實現利潤171.1億元,同比增長282.95%;相應地,上半年河北鋼鐵(000709,股吧)產量的逆勢上升,粗鋼、鋼材、生鐵產量分別完成9989.64萬噸、13051.08萬噸、9306.41萬噸,同比分別增長2.05%、5.14%、2.24%,增幅分別高出全國3.15、4.04、4.34個百分點。

            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此前指出,鋼材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可以歸納為兩個方面。在需求方面,大中城市商品房銷售放量、建設工程在冬歇后復工、貿易商補庫存以及市場預期“補短板”、“穩增長”等政策,都會帶動鋼材需求;在供給方面,去年部分鋼企停產、限產以及對去產能工作的預期,則降低了鋼材供給。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現貨和期貨市場的人為炒作,也是造成鋼材價格過快上漲的重要原因之一。

            《經濟》雜志報道指出,在負債累累、資金鏈斷裂而不得不停產之后,鋼企已經很難通過銀行借貸獲得資金,復產資金的來源主要包括:民間借貸、社會資本注入和政府補貼。中鋼協常務副會長朱繼民稱,這其中不乏銀行抽貸和不予續貸的問題。不少鋼企只能轉向影子銀行等借款渠道,試圖維持企業的存續發展。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我國鋼鐵業總負債超過3萬億元,鋼鐵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已達70%的紅線。

            “十二五”期間,中國已經去掉了9000億噸粗鋼產能。2016年,我國又推出了史上規模最大的去產能計劃。針對鋼鐵行業,國務院發布了《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總綱,提出5年內淘汰1億—1.5億噸粗鋼產能的目標,今年則計劃減產4500萬噸。假設鋼廠百分之百落實減掉這么多的產能,過剩產能還是有約2億噸。

            針對“鋼材價格上漲導致停產鋼企死灰復燃”的問題,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9月14日強調,嚴控新增產能,對打擊新增鋼鐵產能和違法違規制售鋼鐵產品不堅決、化解過剩產能不力、甚至搞地方保護、給違規產能和制售地條鋼企業充當保護傘、知情不報的,要嚴肅依法追究有關領導和相關工作人員的責任。

            路透表示,市場預期是中國政府將說服鋼鐵行業在今年剩余的時間里削減產能,不過考慮到今年迄今的執行情況,這能否實現還難下定論。如果鋼價保持在能讓鋼廠獲得穩健利潤的水平,鋼廠可能會抵制限產措施,而且經驗表明它們十分擅長于此。

            分析師認為,國家大力去除產能,需要關注一個事實,即可能后續幾個月卷板價格不會走低,如果去除太猛的話,可能造成供不應求。因為現在鋼廠和貿易商很少存貨,冷軋板可能會出現斷貨的情況,因為現在南方家電和汽車的需求量很大。

            煤炭行業:官方批準了“增產”通行證

            中國煤炭減產頗見成效。

            根據官方數據,今年8月中國煤炭產量下降11%至2.78億噸,今年前八個月產量下滑10.2%至21.7億噸。

            路透稱,中國2016年削減煤炭產能目標為1.50億噸,目前已經達成約60%,因限制礦脈可開采天數等措施奏效。沒有太大疑問的是,中國煤炭行業已經直面去化過剩產能的挑戰。

            隨著“供給側改革”的加強落實,年初以來已有16個省份發布了去產能方案,推動煤炭價格過幾個月漲幅明顯。秦皇島煤價8月中旬一度觸及17個月高點,自6月份以來漲約20%至每噸470-480元。

            而煤價上漲則讓監管層有意放松對煤炭“去產能”的監管要求。

            9月8日,國家發改委召集神華、中煤等數十家大型煤炭企業,召開了穩定煤炭供應、抑制煤價過快上漲預案啟動工作會議。煤炭行業人士透露,此次會議主要內容是: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下稱中煤協)與符合先進產能條件的大型煤炭企業簽訂自愿承擔穩定市場調節總量任務的相關協議。根據協議,符合先進產能標準的大型現代化煤礦將自愿承擔穩定煤炭市場調節供應總量的任務,在市場供應偏緊時按要求增加產量,在市場供求寬松時按要求減少產量。這意味著部分先進產能將被獲準適當釋放,但調整后的年度產量仍不能突破276個工作日核定的產能。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市場預測認為,276個工作日制度可能出現松動。

            276個工作日制度是指從2016年開始,按全年作業時間不超過276個工作日重新確定煤礦產能,原則上法定節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產。全國所有煤礦按照276個工作日規定組織生產,即直接將現有合規產能乘以0.84(276天除以原規定工作日330天)的系數后取整,作為新的合規生產能力。對于生產特定煤種、與下游企業機械化連續供應以及有特殊安全要求的煤礦企業,可在276個工作日總量內實行適度彈性的工作日制度,但必須制訂具體方案。

            不過中央對煤炭去產能的目標任務仍沒有放松。據央廣新聞報道,為確保按質按量如期完成全年煤炭去產能目標任務,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運行局會同國家能源局、煤炭司、煤礦安監局、行管司、國資委改組局等召開會議,對進度之后的部分省區市相關部門進行了約談。

            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指出,要確保去產能工作有序推進,同時,既抓正面典型,也抓反面典型。

            下一步要深入開展自查自糾。要進行一次拉網式全面普查,對違法違規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曝光一起,堅決不留死角。

            二是堅決嚴控新增產能。各相關部門和機構不得為新增產能項目辦理供地、能評、環評、生產許可審批和新增授信支持等相關業務。

            三是強化三個專項行動。即淘汰落后、違法違規項目清理、聯合執法三個專項行動,保持對違法違規行為的高壓態勢。

            降量抑價兩難全,去產能陷政策“怪圈”

            事實上,圍繞煤炭去產能,相關部門的政策微調一直沒有停止過。

            在發改委召集的穩定煤炭供應、抑制煤價過快上漲預案啟動工作會議上,還確定了動力煤價格三、二、一級響應機制。

            當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達到460 元、480 元、500 元且連續兩周上漲時,部分先進產能可以對應日均增產20 萬噸、30 萬噸、50 萬噸;

            當煤炭價格跌至490元、470 元、460 元以下且連續兩周下跌時,對應的響應機制解除。

            據山西一家煤炭企業人士介紹,一些大礦已經開始上調產量,并按照要求將數據匯報給主管部門。目前煤炭市場已經符合二級響應的條件。

            中銀國際證券研報認為,發改委公布不同級別相應機制,或許意味著,政策的意圖是希望將煤價穩定在每噸460元~500元之間。如果按照480元的中間值計算,現在煤價還有10%的跌幅空間。

            不過要限制住價格難度仍比較大。隨著11月供暖季的來臨,電廠將加大補充庫存的力度,預計四季度煤炭價格仍有望上揚。也就是說,隨著價格的高居不下,煤炭行業將釋放出更多的產能。

            鋼鐵行業也面臨著降量抑價兩難全的困境。

            工商時報指出,中國大陸熱軋、冷軋鋼品報價有止跌回漲趨勢,若能夠獲得支撐,則鋼市進入第三季末后,應至少可以持穩,且伴隨第四季需求旺季,鋼價穩中趨堅機會大增。鋼鐵行業去產能任務將面臨更加嚴峻的環境。

            路透指出,如果鋼價保持在能讓鋼廠獲得穩健利潤的水平,鋼廠可能會抵制限產措施,而且經驗表明它們十分擅長于此。

            如果價格進一步回落,那削減產能將更為容易;不過若減產果真能取得持續的成功,則可能意味著進一步削減的難度更大,實際上還可能鼓勵鋼廠加大產能利用率和產出。